0371-65785622 037156739666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餐厨垃圾试点城市处理厂普遍吃不饱

time:2014-07-07 15:16:03浏览次数:217 来源:http://www.dlhmhgj.cn

  国家发展改革委环资司、财政部经建司、住房城乡建设部城建司联合发布了“关于第四批餐厨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和无害化处理试点拟选城市的名单公示”。包括西安市、吉林市、东莞市在内的17个试点城市通过了评审,进入了拟定的初步试点名单,进入公示阶段。然而据中新网生活频道调查发现,前几批的试点城市中的餐厨垃圾处理厂普遍存在“吃不饱”的现象,为此有专家建议取消餐厨垃圾处理收费的规定。
  “地沟油”“垃圾猪”引发食品安全问题餐厨废弃物治理城市试点启动:
  据了解,自2010年启动餐厨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和无害化处理城市试点工作以来,国家发改委已在2011年、2012年、2013年分别确定了3批餐厨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和无害化处理试点城市,其中首批33个市(区),第二批16个城市,第三批17个城市。目前我国已批餐厨垃圾试点城市数目已达66个。
  2010年,由“地沟油”、“垃圾猪”等餐厨废弃物引发的各类食品安全问题备受社会关注,成为影响人民群众生命健康的一大难题。为此, 2010年7月,国务院办公厅下发了《关于加强地沟油整治和餐厨废弃物管理的意见》(国办发〔2010〕36号),要求各地、各部门开展“地沟油”专项整治,加强餐厨废弃物管理,切实保障食品安全。
   各地在执法过程中对“黑作坊”、“黑工厂”等非法利益链进行了打击,但是由于没有建立起完善的收运处理体系,餐厨废弃物和废弃油脂缺乏安全、有效的处理渠道。为实现疏堵结合,建立餐厨废弃物处理的长效机制,推动餐厨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和无害化处理,保障食品安全,从源头斩断“地沟油”回流餐桌和餐厨废弃物直接饲养畜禽等非法利益链,变废为宝、化害为利,实现社会效益、环境效益和经济效益的统一。2010年,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住房城乡建设部会同环境保护部、农业部以城市为单位,启动了餐厨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和无害化处理城市试点工作。
  国家花大力气治理餐厨垃圾问题,在资金与政策上均给予了支持和鼓励。其中在《“十二五”全国城镇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设施建设规划》中指出,到2015年全国50%的设区城市初步实现餐厨垃圾分类收运处理,实现餐厨垃圾专项工程总投资109亿元。
   为引导社会资金投入,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还专门印发了《关于印发循环经济发展专项资金支持餐厨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和无害化处理试点城市建设实施方案的通知》(发改办环资〔2011〕1111号),提出了利用循环经济发展专项资金支持餐厨试点工作的具体支持内容、支持方式和实施程序等,并安排循环经济发展专项资金6.3亿元对首批的33个试点城市(区)给予支持。
  试点城市效果不尽如人意餐厨垃圾处理厂普遍“吃不饱
  那么,作为餐厨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和无害化处理的试点城市,他们的实际治理情况又如何呢?据中新网生活频道调查,在前几批试点城市建设的餐厨垃圾处理厂普遍处于“吃不饱”的状态,餐厨垃圾回收处理处理面临窘境,“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设备调试好却无法运行,处于半停滞状态.那么餐饮垃圾处理企业为何“忍饥挨饿”?
  在有关部门发布第四批拟试点城市名单的当天,大同日报的记者在大同市餐厨垃圾处理厂了解到,该厂餐厨垃圾处理设备调试完好,可以正常运行,但从6月15日正式投产的半个多月以来,只勉强生产了3次,至今处于“吃不饱”的半运行状态。据报道,其原因主要是饭店不配合垃圾的收集工作,导致其处理厂无原料难以正常生产。
  山西省大同市是第二批入选的试点城市,大同市餐厨垃圾处理厂的日处理餐厨垃圾设计能力为100吨。据该厂收运部经理李全介绍,一般情况下收集的餐厨垃圾达到设计能力的80%即可正常生产。然而,该厂一份统计表显示,每日平均收集垃圾还不到2吨。李全表示:“只能靠积攒,等攒到10吨以上生产一次,这完全不符合操作规程啊!”由于该厂使用湿式厌氧发酵处理工艺,达不到满负荷运转会加大能源消耗。与此同时,因长时间储存餐厨垃圾加快了腐蚀进程。
  不仅仅是大同,在刚开始投产就遭遇“吃不饱”窘境的还有北京和成都。北京市朝阳区和成都作为第一批试点的地区,也遭遇了类似的尴尬。据中国质量报报道,北京市朝阳区高安屯餐厨厂日处理能力达到400吨,基本解决400万城市人口餐厨废弃物处理,然而类似高安屯餐厨处理厂这样的“正规军”却面临着“忍饥挨饿”的现象。一些无资质的单位和个人疯狂购买餐饮企业的餐厨垃圾,有时竟呈现出无资质的泔水车“满街跑”的现象。在成都,双流县文星镇的成都首座餐厨垃圾无害化处理站于去年9月1日开始运行,四川日报记者在该处理站运行半月之后发现,中心城区每日产生餐厨垃圾500吨以上,而处理站每天收到的仅40吨;处理站的40台生化处理机,启用的不足10台;达成后10天可生产800吨有机肥料,目前10天的数据仅80吨——处理站明显“吃不饱”。
  “吃不饱”的还有同为第一批试点城市的甘肃兰州。据甘肃日报报道,投资1.1亿元的兰州市餐厨垃圾处理厂每天的餐厨垃圾设计处理量为250吨。而2011年建成后每天只能收购到90-100吨,设备长期处于“吃不饱”状态。在接受甘肃日报记者采访中,甘肃驰奈公司一位负责餐厨垃圾回收的负责人曾表示:“在兰州,尚有几千家参与单位没有和我们签订回收协议,他们产生的大量的餐厨垃圾去向不明。另外,有的参与单位虽然签订了协议,但实际上还是不太配合。”
  继续往南走,广西南宁市和广东深圳市的正规餐厨垃圾处理厂同样“吃不饱”。据南宁晚报报道,作为南宁市唯一取得城市生活垃圾收集、运输、处置许可的南宁餐厨垃圾处理厂,设计每天可处理200吨餐厨垃圾,可如今每天才收到10多吨餐厨垃圾,仅为设计处理量的1/20,处理厂每天都“吃不饱”。而根据南宁市的市场调查获悉,南宁市目前每天产生500吨餐厨垃圾。和南宁餐厨垃圾处理厂同病相怜的还有深圳市的餐厨垃圾处理厂。深圳质量新闻网报道,深圳市餐厨垃圾日生产量约1800吨,废弃食用油脂约150吨。深圳市腾浪再生资源发展有限公司为深圳市第一家餐厨垃圾处理厂,该公司负责人介绍:“公司的日处理能力为200吨,但现在每天处理餐厨垃圾只有50多吨,公司自2010年6月运营以来就没有‘吃饱’过。收集不到足够的餐厨垃圾,机器开了比不开还亏得多,处理1吨餐厨垃圾平均要亏100多元。”
  垃圾收运遭遇生产者“躲猫猫”专家:应取消餐厨垃圾处理收费
  梳理这些餐厨垃圾处理企业“吃不饱”的原因,中新网生活频道发现:餐厨垃圾的收集难主要表现在排放和收集环节。对于餐厨垃圾的生产单位,他们该如何排放,如何达标,相关部门并没有明确、统一的管理规定。而收运市场更是鱼龙混杂,基于利益追求,很多餐饮企业将餐厨垃圾交由一些小商贩进行处理,并能够从中获取一定收益,部分餐饮企业靠卖餐厨垃圾每年收入可达数万元。而各地政府相关的规定,餐厨垃圾处理一般都推行“谁生产、谁交费”的原则,正规的餐厨垃圾处理厂鉴于前期收运实际,虽很少向餐厨垃圾生产单位收取费用,但收运时也不给付餐厨垃圾单位费用。
   很多地方实行的餐厨垃圾管理规定,主要采取特许经营企业提供上门服务,但不付给饭店任何费用。中间的利益难免会让餐厨垃圾生产企业产生抵制心理和行为。餐饮店、宾馆等企业为了“保护”餐厨垃圾不让收走,用尽了各种办法,与专业收集人员玩起了“躲猫猫”。一些企业一天可以产生4桶垃圾,却至申报2桶,将隐瞒下的2桶再私自“出售”。一些企业即使没有瞒报,但为了凑足数量,采取往垃圾里掺水等方法,除了面上浮着一层油花花,下面几乎是水。还有一些餐饮店用种种方法藏下餐厨垃圾,和清运车打时间差。
   为此,《解放日报》曾撰文表示,当前的餐厨垃圾收费制度导向,不足以激励企业守法经营。也曾经有上海人大代表质问:“餐厨垃圾的收费制度是否要存在?”上海市人大代表张载养公开表示:“这些废弃油脂到底是垃圾,还是资源,需要做重新定位。废弃油脂对餐馆来说是餐厨垃圾,但对加工企业来说,是一种可回收利用、限制使用的资源,如果将处理费免去,不但解决了餐厨垃圾的转化问题,还会大幅度减少执法成本。”此外也有专家认为,这种收费变成逆向调节,属于剥夺性收费。日本对餐厨垃圾就不收费,还给予一定补贴。上海静安区也曾尝试补贴政策,效果很好。因此建议要借助“经济杠杆”矫正扭曲的“利益链”。
  目前我国试点城市的项目进程缓慢,效果不尽如人意。对此,中国工商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系主任任连海分析,造成这种局面的主要原因是餐厨废弃物处理技术路线不成熟,各试点城市都处于观望状态。北京化工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系系主任李秀金也表示,目前试点城市上报的项目80%采用厌氧消化技术路线,这与我国餐厨垃圾高有机物含量、高含水率、高油、高盐分的特性息息相关。由于针对我国餐厨垃圾特性的技术路线并未完全成熟,城市餐厨垃圾处理能力仍然相对落后。北京市环境卫生设计科学研究所所长卫潘明认为,在餐厨垃圾处理处置议题上,除了需要解决收运、管理等难题,更需突破关键技术。
  鉴于我国餐厨垃圾的特殊性,多位专家也表示,我国餐厨废弃物的技术选择不能照搬盲目国外案例。任连海也曾表示,国外的处理思路偏向于减量化、无害化,我国餐厨废弃物量大、有机质含量高,处理思路要寻求资源化,发展循环经济、实现循环利用。各城市应因地制宜,选择适合的技术路线积极推进试点工作,加快项目建设进程,提高餐厨垃圾处理能力。

版权所有:郑州鼎力新能源技术有限公司 网站地图